三分彩近200期走势图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史海鉤沉 >

曹娥江大閘的前世今生

作者:張明祥 發布日期:2019-03-01 09:27

   紹興的口門大閘,第一代是玉山閘,第二代是三江閘,第三代是新三江閘,第四代是曹娥江大閘。紹興從地廣人稀的斥鹵之地成為土地膏腴的魚米之鄉,是一代又一代紹興人治水的結果,用水之利、避水之害,成為紹興城市水利發展的根本。
   大禹治水傳說產生的歷史地理背景
  從晚更新世以來,我國東部沿海出現過三次海侵和海退的海陸變遷過程。第三次“卷轉蟲”海侵在7000~6000年前達到最高峰,當時會稽山下是一片淺海,紹興的地勢比現在要低大概3米。后來海水退了,到5000~4000年前的時候,紹興仍是一片沼澤地,生態環境非常差,古越人大多生活在會稽山上,有的越人生活在沿海島嶼上,并以捕魚為生。生活在寧紹平原的越人被迫遷徙進入四明山、會稽山等山區,在此后的兩三千年漫長歲月里過著刀耕火種的生活。如《淮南子·本經訓》中記載:“四海溟涬,民皆上丘陵,赴樹木。”
  陳橋驛先生在《越族的發展與流散》一文中描述:“越族居民在會稽、四明山地的山麓沖積扇頂端,俯視茫茫大海,面對著他們的祖輩口口相傳的,如今已為洪水所吞噬的美好故土,當然不勝感慨。他們幻想和期待著有這樣一位偉大的神明,能夠驅走滔天洪水,讓他們回到祖輩相傳的這塊廣闊、平坦、富庶、美麗的土地上去。”
  古越人不知道海侵、海退這種自然變遷,他們確信神靈大禹趕走了洪水,于是產生了大禹治水的傳說。可以說,大禹是中國第一代的“河長”,是中國遠古部落許多治水英雄的一個縮影。
   紹興的發展史就是紹興的水利發展史
  歷史上,紹興的水利事業取得過輝煌的成就。春秋時期,越族在山麓、平原地區進行了零星的水利建設。圍堤筑塘等用以改造沼澤地許多不同種類的水利措施為后漢的鑒湖工程奠定了基礎。鑒湖工程的完成,為山會平原北部沼澤地的墾殖創造了條件。到了唐代,沿海海塘全部修成,鑒湖的蓄淡功能逐漸被北部的河湖網所取代。隨著鑒湖水體的逐漸北移,鑒湖也陸續遭到圍墾,終至湮廢。鑒湖湮廢后,紹興水利建設的重點就轉移到以錢清江、西興運河等為主的平原河網整治中。明代湯紹恩建三江閘后,形成了完整而穩定的水網系統。
  古鑒湖是東漢會稽太守馬臻于永和五年(140年)主持創建的大型蓄水工程,具有防洪、航運和城市供水的綜合功能。鑒湖位于會稽山北麓,北面筑堤形成蓄水陂塘。賀循(260—319年)任會稽內史任上,開鑿西興運河,這條人工運河西起西陵(今西興),經蕭山、錢清、柯橋到郡城。后又修治與此相連的其他河道,形成了縱橫交織的水網,改善了會稽郡的水環境,提高了鑒湖的水利功能。到了明代,湯紹恩建了三江閘。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在20世紀70年代又建了新三江閘,在2007年建成了曹娥江大閘。
  在6世紀以前,越人在會稽山地形成聚落。“隨陵陸而耕種,或逐禽鹿而給食”,會稽山地作為越部落聚居之地在當時是十分理想的。
  隨著定居農業的發展,越族向水土資源更為豐富的北部沖積平原推進,越王勾踐于公元前490年把都城從平陽遷到種山南麓,在今紹興城區建都,整個都城建筑以種山為天然屏障,建立小城,即“句(勾)踐小城,山陰城也,周二里二百二十三步”。《吳越春秋》中記載:“西北立龍飛翼之樓,以象天門,東南伏漏石竇,以象地戶,陵門四達,以象八風,外郭筑城而缺西北,示服事吳也,不敢壅塞,內外取吳,故缺西北,而吳不知也。”
   從紹興春秋小城的選址布局和規劃設計來看:依山傍水,具有戰時御敵,水患時避難等優點。小城建成之后,范蠡又建筑一座規模大于小城10倍的大城,并與小城相毗鄰。大城的建成為越國的復興提供了有力的保障,為滅吳并逐鹿中原打下基礎。至此,越國完成了立國建都的整個計劃,同時也形成了紹興水鄉城市的雛形。
   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年),知府汪綱加筑兼修都泗、五云、東郭、羅門、稽山、殖利(南門)、偏門、常禧、迎恩(西郭)、昌安(三江)等城門及設施。此時水門增至7處,基本上形成了內為方格形,外加環形的城市河網格局。全城劃分為井然有序的廂、坊,街衢整齊、商業發達、市容繁華。
   紹興從建城之初,就充分利用其地理特點和優勢,因地制宜、因勢利導,不僅使城里有山有水,而且解決了城市人口密集、生產生活都離不開水的問題。古城紹興雖然經過5次大的變動(春秋小城、春秋大城、隋羅城、宋宣和城、元新城),但其地理位置,從筑城始歷經2500多年,始終穩定不變。
   玉山閘
   中國古代的水閘稱水門或斗門,唐代以后始稱水閘。鑒湖工程的另一組成部分為斗門、閘、堰、陰溝等四種排灌設施,以斗門為最大。擋潮閘是建于濱海地段或河口附近,用來擋潮、蓄淡、泄洪、排澇等。
  隨著紹興北部沿海大片土地開發耕種,需要灌溉的農田越來越多,離鑒湖也越來越遠,鑒湖的自流灌溉模式無法實現山會平原土地的全面灌溉。古人看到,把海塘連成一線,截住河水,形成內河水系,讓內河水成為灌溉水源是最佳方案。
  海塘之前,紹興的大小河流基本上是直通大海的。隨著海塘的逐步建成,堵住了這些河流的入海口,逐步形成了內河水系,海潮再也不能肆意沖入紹興城。后來,內河水系水位不斷提高,蓄水量不斷擴大,內河水逐步替代了鑒湖水成為灌溉水源。隨著海岸線的不斷北移,紹興的先民不斷塘外建塘,使大片海涂成為良田。
   海塘工程是紹興水利的一次重大變革。早先斗門有簡陋的玉山堰用于泄水,后來在斗門古鎮的兩座小山之間,設立玉山斗門(最初稱朱儲斗門),后改建成玉山閘。玉山閘是紹興第一座具有蓄泄功能的口門大閘,是紹興海塘工程的最早建筑,是浙北海塘的第一座水閘,它的建成標志著紹興水利進入海塘階段。
   陳橋驛先生在紹興運河園中的《古玉山斗門移存碑記》寫道:“此是漢唐越中水利遺跡,亦為越人治水之千古物證……茲歲紹興市致力于古運河整治,而此千古水利遺跡,竟于斗門鎮原地發現,石柱依舊,閘槽宛然,溯昔撫今,令人欽敬振奮。現移存此千古水工杰構于古運河之濱,用以展示越中水利文化之悠遠璀璨,既可供后人紀念憑吊,亦有裨學者考察研究。特書數言,以志其盛。”1954年,玉山閘被拆除,部分閘體保存在紹興運河園。
三江閘
  據清代乾隆時期《紹興府志》記載:“三江閘在三江所城西門外,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知府湯紹恩建。凡二十八洞,亙百卜蛛。”由于鑒湖的逐漸湮廢,山會平原水患日趨嚴重。鑒湖在北宋湮廢以后,為解決由此引發的水旱矛盾,南宋初年,引浦陽江入錢清江,由紹興三江口入海。此后300多年,浦陽江上游的洪水嚴重影響了紹蕭平原水網系統,直至明代成化年間,浦陽江改道富春江,上游來水減少,水患漸輕,其下游河道錢清江仍與海相通。由于潮汐的原因,所以水旱問題仍然沒有得到徹底解決。
  湯紹恩在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任紹興知府后,頻繁出現的水旱災害讓他寢食不安。會稽、山陰、蕭山三縣之水均由三江口入海,由于潮汐日至,河口處泥沙堆積,洪水不能外泄,“每受潮患,逢淫雨汜溢,決塘泄水,苗槁泉竭……民甚苦之”。湯紹恩實地考察“見波濤浩渺,水光接天,目擊心悲,慨然有排決志”。當他到三江口見兩山對峙,心中大喜:此下必有石根,必為建閘最佳處。于是決定在三江匯合的彩鳳山與龍背山之間建造一座擋潮大閘。
   三江閘建成之后,山會平原旱澇之災大減。直至1981年建成新三江閘,三江閘一直是紹蕭平原排澇拒咸、蓄淡灌溉的重要水利樞紐工程,為紹興“魚米之鄉”的確立和經濟社會的發展奠定了基礎。三江閘是我國現存規模最大的砌石結構多孔水閘,在水利工程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代表了我國傳統水利工程建筑科技和管理的最高水平,在我國水利建設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
   新三江閘
   三江閘在建成400多年后功效逐漸衰減。據史料記載,三江閘建成初,由于錢塘江下游出水主道經龕山、赭山間的“南大門”而入海,緊靠紹蕭平原北緣海塘,閘外無漲沙之患,閘水暢泄,使“山會蕭三邑之田去污萊而成膏壤”。但明末清初錢塘江下游出水主道改遷于赭山、河莊山間的“中小門”,以后又漸趨北,直至從河莊山、馬牧港間的“北大門”入海。三江閘隨著上述的“三門”變遷,閘外淤沙日積,繼而出現阻滯宣泄的情況,紹蕭平原的水旱災害隨之加劇。
   明末以來的300多年中,特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近30年中,采取浚港通流,保持了三江閘完好,但由于錢塘江下游出水主道一直穩定在“北大門”,塘外自西興至三江閘一帶形成廣袤的沙涂,致使平原抗御水旱的能力下降。三江閘在內澇時往往因閘江淤阻或潮洪頂托,不敢過多蓄高內河水位,一場大雨就可成災。而在夏秋時晴熱30天左右,平原就會出現用水緊張、局部受旱的情況。
  隨著海涂的不斷圍墾,到1970年冬,三江閘出口通道有2.5公里被擠住,三江閘出口流道被淤沙封填,無法啟門泄流。1972年7月,筑堤封堵了三江閘出海通道,三江閘完成了長達435年的光榮而艱巨的歷史使命。
  三江閘歷史使命的終結,導致紹興平原水旱災害頻發。從1973—1979年的資料看,除1975年外,其余年份均發生洪水或干旱。在如此嚴峻的形勢下,迫切需有一座新的大型排澇水閘來控制平原水系的蓄泄,以扭轉水旱災害頻發的局面,由此,新三江閘橫空出世。
  新三江閘的建成,扭轉了建閘前平原旱澇頻仍的被動局面,給紹蕭平原帶來了顯著的工程效益,開創了平原水利新局面,使平原內河水位穩定保持在正常水位上下。新三江閘與古鑒湖、三江閘一樣,已經成為紹興水利發展史上的一座豐碑。
   曹娥江大閘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40多年間,隨著錢塘江治江圍涂的進展,曹娥江出海口下移了近20公里,新三江閘的閘下淤積問題逐漸變成了曹娥江出口河段的淤積問題。
  一條曹娥江,流淌著紹興幾千年的歷史,堪稱紹興的“母親河”。據紹興水利文獻記載,曹娥江上游源短流急,下游受錢塘江潮汐頂托,形成“南洪北潮”格局。每年夏秋,頻繁的臺風帶來強風暴雨,曹娥江上游滾滾洪水急速向下肆虐,河口的錢塘江潮水則逆勢涌入曹娥江,上下兩股勢力“激烈交鋒”,讓沿江的上虞、紹興兩縣人民飽受災難。而遇到大旱年份,曹娥江水源枯竭,境外來水無處蓄積,水鄉紹興和浙東其他地區蟬喘雷乾,赤地千里。
  歷史上,為治曹娥江水患,紹興人民建造了大量水利工程,其中下游三江閘和曹娥江海塘的不斷修建,為擋潮泄洪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水患問題沒能徹底解決。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人們迫切地希望在曹娥江河口興建一座大閘,用來阻擋風暴潮內侵。
  曹娥江大閘樞紐工程在2003年10月1日拋下圍堰工程第一石;2005年12月30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宣布“浙東引水曹娥江大閘樞紐工程開工”并啟動開工按鈕,這標志著曹娥江兩岸人民盼望已久的曹娥江大閘樞紐工程正式開工;2008年12月18日,曹娥江大閘28 扇閘門落下蓄水投入運行。從這一天起,曹娥江河口段告別萬古的涌潮歷史,開啟了嶄新的河湖體系。2010年8月12日,曹娥江大閘管理局正式掛牌成立,大閘工程全面進入運行管理階段。
  曹娥江大閘樞紐工程是國家批準實施的大(I)型水利項目,是中國第一河口大閘,是浙江省“五大百億”工程浙東引水工程的重要樞紐,也是紹興大城市建設的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它的建成,有效地提高了曹娥江兩岸防潮(洪)和排澇能力,提高了曹娥江水資源的利用率,對改善杭甬運河航運條件、兩岸平原河網水環境以及兩岸圍墾區的投資環境起到重要作用,社會、經濟、環境等綜合效益十分顯著。
  將近10年來,曹娥江大閘管理局圍繞“安全、負責、奉獻、高效”的運行管理目標要求,按照“管理抓提升、開發求突破、事業謀發展”工作基調,貫徹落實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發展理念,按照融入“大灣區”、實踐民生水利、打造品質大閘的總體目標,加強大閘的運行調度管理、河口地區的建設管理與閘上河段的保護管理,積極發揮曹娥江大閘在“五水共治”和“重建水城”中的作用,攻堅克難推進基礎配套設施建設,規范務實加強各項保障工作,努力發揮曹娥江大閘工程綜合效益,成效顯著。
  水興城市興,水是紹興城市的興起之源。如果說改革開放使紹興由“山會時代”走向“鑒湖時代”,那么隨著曹娥江大閘的建成運行,一個“新杭州灣時代”已經展現在500多萬紹興人民面前。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水與中國雜志 編輯:李楠
三分彩近200期走势图 时时彩追号稳赚 斗牛明牌抢庄最好牌型 谁能入侵黑彩服务器 美女炸金花 河北11选5app下载 一个赌徒10年赌博经验 彩1彩票下载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极速快3大小怎么竞猜